拎刀入住

漫威粉,盾冬/evanstan
喜欢弹丸,立派日向厨
喜欢善良可爱的魔法少女
会画画原创

©拎刀入住
Powered by LOFTER
 

【扁庄】第二次初恋


*cp扁庄,现啪
*标题我瞎起的
*人是官方的,ooc是我的都是我的
*欢迎来和我玩啊爸爸们!

    速食便当被扁鹊娴熟又毫不留情地甩进微波炉里加热。

     如同往常一般按了三下“快速加热”后,他便少有地盯着在橙色灯光中打转的便当发呆。

      分手大半年了,自己四年前三餐不律作息不规的生活习惯也因为那个恨不得三餐不思一心独睡的人而改造得饮食规律早睡早起。

      扁鹊自思他没有改变对方什么,但是三年间的感情结束后,他在自己生活的处处习惯中都发现多了些包容的意味。

      比如那个便当,在三年前自己好像就再也没有办法把他丢到托盘中央了,它旁边总会有一个留给那个绿色便当盒的位置。

      “叮——”

      微波炉发出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

      本来不起眼的提示音现在让他觉得无比刺耳。

      算了。

      扁鹊无奈地叹了口气。

      反正今天复合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扁鹊自己也是没料到的,或者说是没有预料到两个人感情的复合会发展的如此顺利。

      这次回到稷下的契机——稷下学院的课题演讲,两个月前便已经计划在了扁鹊的日程表上,那时扁鹊想要和庄周复合的想法就已有了一二。

      说来两个人九个月前的分手在如今看来是有些冲动。在自己学术领域中颇有天赋和造诣的庄周几乎是毫无悬念地留在稷下作为哲学系的导师。而当时的扁鹊虽然在医学中天赋过人,但由于其个人坚持的救死扶伤的医疗精神,仍然想要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医学的临床实践中去。于是扁鹊便投身于了应届毕业生找工作的海洋中。

      在稷下这所佼佼者众多的大学中还能脱颖而出,扁鹊自然获得了学校的工作推荐,但与此同时他的毕业论文也要够格。毕业论文的难度增加也为扁鹊每日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活带来的更多的压力。

      "或许是那时吧……"

      后来生活平静下来后扁鹊对自己的这段初恋做过反思,那时忙碌的生活让他难以兼顾自己对庄周的日常照顾,那时急躁的心情也让自己没有用心在意,其实那份感情的变化需要不断的照料。会觉得他麻烦,甚至有时会觉得他碍手碍脚……

      还记得当时的自己装作很冷静,现在想想不能更冲动的做法——提出了分手。在那时扁鹊才觉得自己不够了解庄周,他在提出分手前想过庄周或许和往常一般迷迷糊糊处变不惊地接受事实,或者会有些错愕地问自己会有这样的决定。

      然而都没有发生,他好像早已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他盯了自己一会儿,轻轻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不是什么都不晓得人。

      “好吧……”

      扁鹊至今也没有读懂他当时盯着自己的目光,那仿佛早已被宣判之人终到临刑时沉重而又感到解脱的目光。

      以后还是别瞎想了,这饭吃不下去了。

      扁鹊把筷子“啪”地拍在桌子上,摸索出腰间的车钥匙打算去接在教师宿舍收拾行李的庄周。

     “高兴点吧,你们又要在一起了。”

      他开动轿车时自我安慰道。

      庄周的东西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他日常生活的用品简朴至极,唯一要想点办法的估计就是那个大鱼缸。鱼其实不大,巴掌大小的蓝色白纹淡水鱼,是庄周当时想要研究自然哲学那会儿买来美其名曰“感受自然”用的,扁鹊现在还记得,某一天庄周可能是顿悟了啥,难得自己出门逛街。于是扁鹊上完课回来时就看到当时两个人的出租房里多了个两米长的大缸。

      “……”

     “众人役役,圣人愚芚,参万岁而一成纯。万物尽然,而以是相蕴。”

      随便吧,听不懂。

      因为庄周的同事的墨子帮忙联系到了搬家公司,所以那个两米大缸和“鲲”也终于得到了安置。

      两人向墨子道了谢并发出了希望哪日来寒舍做客的邀请,扁鹊这才匆匆带人离去。

      在停车场,扁鹊很是贴心地帮庄周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示意他进去。

      庄周沉默着没有动作,扁鹊心里顿时一紧,突然庄周转过身去面向扁鹊,缓缓抬起了双臂。

      几年来的感情让两人充满默契,看到庄周的表示扁鹊想也没想就拥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扁鹊拥抱他时力气有点大,庄周只觉得自己心口好像是被他硌得发疼,真疼。

      依旧是这个温暖的怀抱……带着熟悉的消毒水气味的温暖让他感觉自己九个月的漂泊终于找到了归宿。

      天知道他扁鹊现在是什么心情,平时不论拿试管药剂都稳如泰山的双手带着些颤抖地轻抚着他的后脑,环住他的腰,让他去熟悉这九个月来时间带给他的不同。仿佛丢失的珍宝又失而复得,这让他对待这爱情中的一切都显得弥足珍贵。他将头深深地埋在庄周的肩颈里,熟悉的沐浴乳味道充满鼻腔冲入脑海,打开了四年来他们彼此的记忆的枷锁。

      他开心的样子,他困惑的样子,他们的快乐,他们的悲伤,他们的希望……记忆的拼图一块块因为他才被填充,没有他的日子里他的生命满是空白的疮孔。

      他们的拥抱有紧密了些。

      “我不想再离开你了。”扁鹊一开口嗓音里带着悲怆的沙哑。

     “我知道,我也是,我和鲲都在想你。”庄周埋在扁鹊的围巾里闷声答道。

     “你一直是最清楚的人…”

      “很久以前吧,那时我便意识到了,无论如何我和越人是离不开的。”

      “是吗…或许是吧,”扁鹊顺手理了理庄周头顶蹭出的乱发“你这几个月瘦了一圈,又没好好吃饭。”深知他作息紊乱的扁鹊肯定的说。

      “嗯……”庄周含糊的应道。

      “鲲比你懂事,他又胖了一圈。”

      “嘿嘿…”

     离不开吗?

     是离不开了。